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第章纵乱云垂地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第889章 纵乱云垂地

一秒记住【笔♂趣÷阁.】,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的朋友说会遇到唐僧,只猜对一半,下面大家看看遇到了谁?)

石凡沿着廊道向前,远处不知哪个房间阵阵管乐声不断传来,还有女子在歌唱,他侧耳一听,隐约听清了歌词:“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擦,这不是出自唐代大诗人李白的《春夜洛阳城闻笛》吗?古人可是有填词谱曲,以诗词做曲的习惯,在现代人来说这可是件很高雅,让人向往的事情。

竟然以唐诗为曲,难道真的到唐朝来了?石凡有些兴奋,继续向前,廊道一端挂着灯笼,他手臂轻轻一推,一不小心打开了一扇房门,石凡下意识地闪身而进。

抬头一看,房间里幔帐垂疏,锦兰玉被,一阵阵幽兰的香气扑面而来,房间中央还放着一张圆形的紫楠木桌,上面置茶盏瓷杯,周围摆着两个绣墩,一侧还摆放着一张古琴。

看着那曼挑的帷纱,嗅着幔帐内飘出的幽兰香气,石凡荷尔蒙分泌有些上升,他立即意识到这是女孩子房间。

石凡有些懵逼,莫非自己无意间闯到哪位大家闺秀的闺房来了?看房间里古色古香的兰雅之气,这应该是一个大家闺秀的房间,条件不会太差,一般人家的姑娘怎么会有古琴和这种静雅的绣房呢。

他正要退出去,外面却传来了女孩说话的声音,“小姐,你今夜为几名公子弹奏了几首曲子,也累了,早些安歇了吧。”

紧接着远处传来男子的声音,“师师姑娘告辞,今天能得姑娘一曲,小生真是三生有幸,改日再来拜会,告辞,告辞!”

轻微的脚步声来到了门口,石凡赶忙一缩头,再出去被人撞上可不妥当,向四周看了看,无处可藏身,床底下倒是个好的安身之所,他却不想去,再细一搜索,发现一方帷幔自屋顶垂了下来,头上是流苏样式,应该够一人藏身,他立即走过去撩开帷幔藏在帷幔后面。

在万宁市举行赛事发布会

吱扭!房门被推开,一名外披白色纱衣的婀娜女子身影进了房间,而后回身向外面道:“小翠,你也早些休息,莫要贪晚,明日还要应付那些王孙公子呢。”

“是呀姑娘,哎,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头呢。”小翠叹息了一声,须臾又道:“姑娘也早些休息,我倒没什么,只给姑娘打个下手,那些王孙公子可是为你而来,每日只为听姑娘一曲不惜耗费重金,姑娘才是真累之人,早早歇息了吧,小翠告退!”

轻微的脚步声离开,当这位叫师师的姑娘转过身来,石凡看的也是一呆,好一个与众不同的古典美人。

只见她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白皙的秀项,胸前隐见一抹莹莹白腻,裙幅褶褶如月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可谓美极。

石凡这种见过仙子的人都觉得她极美,更不用说别人了,恐怕见到她的那一刻便会把魂勾了去。

“此女是谁?”石凡思维急速旋转,联想到刚才那丫鬟的称呼,石凡忽然一怔,师师姑娘?不会是大宋名妓李师师吧,可是不对呀,自己不是应该来到唐朝了吗?总不会悲催的跑到宋朝来了吧。

“唉!”那少女轻轻一声叹息,莲步款移向房间内走来,只见她步态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衬托的玉肌如花瓣般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扶风的弱柳,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看着此女聘婷之姿,石凡忽然想起一个典故,是关于宋徽宗赵佶,说有一次宫内宴会,嫔妃云集,韦妃悄悄地问赵佶成交量为16936手:“是个什么样的李家姑娘,令陛下如此喜欢?”

徽宗说:“没什么,只要你们穿上同样的衣服,同师师杂在一起,她和你们会迥然不同,那一种幽姿逸韵,完全在容色之外。”

此时石凡就有一种感觉,此女有一种清灵幽逸的气质,不仅是容貌美,更重要的是有一种气质美,用宋徽宗的比喻来形容此女一点不为过,绝对是那种在众佳丽堆里也会一眼被发现的女子。

“难道她真的是李师师?”石凡看着这个少女,因为这女子侧对着他,看的相对清楚。少女并不虞房间内有人,因此展现的也是极尽自然。

少女静静地看着自己的房间,忽然翩翩来到古琴前坐了下来,一双春葱般细嫩的小手轻轻触动着琴弦,竟然弹出一首曲子,边弹奏还边轻轻吟唱,那悦耳的声音简直让人沉醉。

“香钿宝珥,拂菱花如水。学妆皆道称时宜,粉色有、天然春意。蜀彩衣长胜未起。纵乱云垂地。”

她唱的又是一首词,这个很好理解,宋代女子以弹唱名流才子的诗词为荣,才女们都是以诗词谱曲的,这种文化若是带到现代来,绝逼是中华文华的闪光点,只可惜这种诗词歌唱文化在现代几乎断绝了。

诗词描绘的恐怕就是她自己的容貌,不知是哪位才子给她填的词,听着她楚楚的歌声,看着她娇俏的背影,即使你不懂歌词,也能听出那种孤寂无助的闺怨味道。

“呵呵!”石凡也是苦笑,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鬼使神差跑到了女子绣房听人家弹词奏曲,但是不得不说,这种弹唱很迷人,最起码石凡自认自己听的很入迷。

“铮!”琴弦轻颤,少女葱指放在琴弦上停了下来。

静坐片刻,这位叫师师的姑娘起身走向幔床,轻轻解去披着的白纱,又将休闲消遣的必须之举。当然啦那粉色的裹身华衣以纤指轻轻向后剥下,顿时一片水润的香肩露了出来,下面是一件薄如蝉翼的玫瑰胸衣。

“噗!”石凡险些没喷出鼻血来,干嘛呀这是,说脱衣服就脱衣服啊,哥还没回避呢,反正也看了,索性接着看吧,因为那女子脱掉裹身华衣已经不继续脱了。

向前望去,此时这位叫师师的姑娘穿一件薄蝉翼的玫瑰香胸衣,腰束葱绿撒花软烟罗裙,腰若细柳,肩若削成,细腻雪肌隐约显露间简直美的摄魂荡魄。

郑州白癜风哪好
华法林价格多少
宝鸡市白癜风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昆明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