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必和必拓为中国扩产铀矿维权

2020.10.31 来源: 浏览:0次

必和必拓为中国扩产铀矿

“必和必拓已经完成了对奥林比克大坝扩建的可行性研究,研究结果显示,奥林比克大坝占世界已知铀地下储量的40%,这一产量足以支持该大坝矿生产率的大幅提升。”7月5日,在澳大利亚必和必拓集团与澳大利亚驻华使馆主办的“铀监护和可持续发展研讨会”上,必和必拓产品监护部总监米克·罗奇兴高采烈地向中国听众介绍该集团的主要铀矿奥林匹克大坝矿的扩建计划。

澳大利亚拥有丰富的铀资源,20才有可能转型成功。  11月30日06年澳大利亚主要铀矿山生产铀矿8954吨,而奥林匹克大坝则是世界第一大地下铀矿,其铀储量占世界已知铀地下储量的40%。2005年,必和必拓完成了对WMC资源公司的收购,WMC所拥有的奥林匹克大坝项目因此落入必和必拓这一全球最大的多元化资源公司囊中。

而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为加快能源结构调整,正在大力开发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产品。根据中国《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计划在20年内至少建立30座新的核电站,到2020年在运行核电装机容量达到4000万千瓦。据世界核能协会预测,要达到此目标,届时中国每年至少需要8000吨铀。

相对国内铀矿年产量750—850吨的现状,这个缺口必须依靠进口。但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核能源署合作发布的《铀勘探、生产和环境问题的最新发展》报告,中国在国内生产、国外资源勘查和从国际铀市场一些海外巨头还寻求通过这种方式规避“双反”。如2012年进口的8.2万吨多晶硅中购进这三种满足铀需求的途径中,应该首选国内生产,这至少将有助于缓解来自其他发达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对铀原料的竞争。国际原子能机构前副总干事钱积惠并不认同这一说法,他告诉《商务周刊》说,鉴于铀原料储藏丰富以及价格相对低廉,进口显然比自己生产更划算。“大多数西方发达国家主要依靠进口发展核能的做法已经给了我们很大启示。”钱这样说道。

国家环保总局核安全管理司副司长王中堂接受《商务周刊》采访时也表示说,从国家层面来看,政府已经制定了“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的原则,通过国际、国内两个市场来保证中国未来核电发展的燃料需求。

早在去年4月中国总理温家宝访澳期间,中澳就签署了有关双方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和核材料转让的两项协定。但根据米克·罗奇的介绍,截止到2006年,澳大利亚三大主要铀矿的产量共为9000吨。这其中来自美国、日本以及欧盟这些最大的买家占到了64%的购买份额。相对中国可能在未来达到1万吨的年进口量,澳大利亚只有在未来几年将产量至少翻倍才能满足这个新买主的“胃口”。

去年,必和必拓就开始扩产计划,总部位于墨尔本的必和必拓公司发言人萨曼塔·埃文斯表示,为满足来自中国的需求增长,必和必拓将投资50亿美元,用于将公司旗下奥林匹克坝矿坑的铜产量提高1倍,铀产量提高3倍。埃文斯认为,这将是该公司有史以来最昂贵的扩容投资。投资计划一旦获批,矿坑扩建将从2009年开始,第一批矿石有望于2013年开采出来。

根据米克·罗奇的介绍,必和必拓刚完成了奥林匹克大坝扩产可行性研究,结果表明,扩产后该大坝的铜产能至少可达50万吨/年,铀1.5万吨/年。

UOB资产管理公司的阿尔佛雷德·王说:“奥林匹克坝是一项优质矿业资产,必和必拓迟早会从中得到丰厚回报。在油价高企的情形下,唯一真正能代替石油的资源就是核能。”UOB管理着价值120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包括必和必拓的股票。

过去一年,必和必拓营业额实现391亿美元,税前收益达到153亿美元,比上年增长近一倍。很显然,这家因每年的铁矿石谈判而在中国逐渐知名的矿产大亨将从中国经济起飞中获得更多可期的利益。



奶粉过敏宝宝如何喂养
盆腔炎发病症状有哪些
马鞍山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昆明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