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代表祷师第一七九章不省心

2020.09.17 来源: 浏览:0次

祷师 第一七九章 不省心

海面之下腾起了一团红sè的云朵,翻滚着、变化着,越来越大,越来越淡,却一直没有消失,直到那个人身上的血全部流干。

禁婆们一个接一个的浮出海面,嘴里叼着东西,都是人身上的部位,里里外外都有,最后浮上来那只抱着个脑袋,应该是沉底了,下去捞的。

乌仍然很虚弱,她拿的是心脏,放到嘴边啃了一口,像是在吃苹果,看着游艇上的蒋梦兰和郑大、郑二。

三人脸sè苍白,吓得颤抖起来,如果是在陆地上,他们肯定会尽全力反抗、逃跑,但是在大海中央,禁婆的地盘,再长八只脚也跑不掉,至于拼命……苏承恩和顾七还在不远处盯着他们。

要命的是,游艇正在下沉。

“先不要杀他们。”顾七向乌说了一声,把蒋军和樊哥拉了出来。

他指着蒋军说道:“他是幕后指使者,抓你们回去研究的。”

又指了指樊哥说道:“上次是他把你们抓回去的,不过这一次也是因为他提供的消息,我们才能及时赶到这里,你们打算怎么处置?”

“哈”众禁婆的喉咙里发出了气流快速通过的声音,她们张开嘴,露出了尖锐而锋利的牙齿。

乌看着顾七,抬手指向了蒋军:“把他扔下来。”

“不要!”蒋梦兰尖叫了一声,用哀求的眼神看着顾七。

“这件事不是由我说了算。”顾七抓起蒋军将他扔到了海里。

一只禁婆游过来,抓住蒋军,没有立即杀他。

乌又指着樊哥:“我要他两条胳膊。”

“啊……”樊哥往后缩了一下。

“总比丢了命好。”顾七用锁链一圈圈的缠住樊哥的脚,再死死缠着他的手臂,把他倒吊起来,说道:“深呼吸,憋住,如果你放低周波,我无法控制锁链,你会被拖着沉到海底。”

樊哥死死咬住牙齿。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朝顾七点了一下头。

“倒是条汉子。”顾七说着,把樊哥沉到了海里。

五只禁婆游过来。在樊哥身旁一次次掠过,血很快冒出来了,但不多,因为胳膊上的锁链勒住了樊哥的血管。

没过多久,五只禁婆都浮出水面。对顾七点了点头,顾七立即把樊哥吊上来,樊哥已经晕过去了,手没有了,小臂也没剩下多少肉,不过不会死。

把樊哥吊回巡逻艇上,顾七刚想说话,一旁的苏承恩指着蒋梦兰,向乌问道:“我代表天纵,向你讨个人情。能不能把她交给我们?放心,我不会让她好过。”

顾七有些意外的看向了苏承恩。

苏承恩解释道:“蒋梦兰掌握了很多人的秘密,为什么没被那些人杀掉?她肯定有另外的手段,让那些人不敢杀她,我怕她在这里死了,那些秘密被公开出去,说不定会起乱子。”

顾七点了点头,苏承恩这话是很有道理的,自己最大的秘密被别人知道后,会去杀人灭口的祷师绝不在少数。如果知道秘密的是祷师,那一场战斗不强避免了,而秘密的数量应该不少,到时候是一场会导致华夏祷师数量急剧减少的乱战。

但是决定权并不在顾七手上。他看向了乌。

“总得留下来点什么。”乌已经吃完了那颗心脏。

“留一只腿如何?”苏承恩又问,像是在买猪肉。

“好。”乌点了点头。

顾七放出锁链,绑着惊恐万分的蒋梦兰,把她吊在空中,并用锁链勒住了她的右腿。

苏承恩抬起手掌,对着蒋梦兰的腿。手掌发出两声轻响,顾七一直没能看清射出了什么东西,只见蒋梦兰的腿掉进了海里。

蒋梦兰没有晕,尖声惨叫起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腿被吃掉。

“恩叔……恩叔救我们!”郑大和郑二已经吓坏了,哭天抢地的嚎起来。

“这事儿不是我说了算。”苏承恩冷冷的看着兄弟二人。

“那我们带下去了。”乌点了点头,立即有两只禁婆用头发缠住郑氏兄弟,往海底游去。

郑大和郑二的惊叫声消失在海面之下。

“你,下来说话。”乌又看向了顾七。

顾七没有犹豫,撑着栏杆跳进了海里。

“我给他们包扎一下。”苏承恩伸头说了一声,拖着樊哥和蒋梦兰走向船舱,为了避免太多人看到海上发生的事,巡逻艇上只有两名军人负责开船,是去机场接他们那两个,以前知道天纵的存在。

…………

禁婆聚集到顾七面前,乌看着他说道:“你没有骗我们。”

“我不骗人。”顾七淡淡的说道。

“说吧,你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的,如果是要上岸的事算了,我们不喜欢人类。”乌的脸上还有很多伤口,嘴角还带着血迹。

“想请你们消灭东南亚海域的海盗,不用上岸,抓到之后船不用管,人当作食物行,如果不喜欢吃,全部杀死。”顾七说完,又道:“如果你们以后有事,也可以找我,不过得上岸打个。”

“好,海盗的事我答应你,还有呢?不想海底的宝藏吗?”乌一口答应了。

“宝藏目前不需要,不麻烦了,只用管海盗的事,全部剿灭应该不太可能,尽量吧,注意安全。”顾七说着,报上了自己的号码。

乌点了点头,又看向曾雨:“你,随时可以回族里来,但希望你不要再犯你母亲犯过的错……他除外。”

她看向了顾七。

顾七楞了一下,曾雨掩嘴笑起来:“我知道了,不过暂时还不回来,我还有个七岁的妹妹,希望她能多学一些东西。”

乌没有再多说什么,和顾七、曾雨点头告别,带着族人潜到了海里。

顾七放出锁链缠着栏杆,向曾雨问道:“你怎么穿着衣服游?”

曾雨游过来,伸手抓住锁链,笑道:“你要是那么想看,等回去好了。”

…………

巡逻艇回到海军基地,顾七、曾雨和苏承恩押着樊哥和蒋梦兰又坐上了军车,二人已经被打了麻醉针,睡得很熟。

“蒋梦兰恐怕不好关,看守她的人,最终也会被她得去秘密。”顾七点了一支烟,佐仓健二给他做的烟盒套很好用。

“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想得脑袋疼,干脆不想了,反正要把他们押去总部,让周老哥去头疼吧,哈哈。”苏承恩笑得很奸诈。

顾七点了点头,周峰应该能想到办法。

机场,仍是那架小型飞机,先把顾七和曾雨送到了安明,加满油后,又飞向了江海。

汇报工作的事交给曾雨了,反正她已经是刀建宏的准员工,办完了这件事,顾七欠刀建宏的人情也算是还了一半,接下来等海盗大量消失的消息行。

顾七现在真正无事一身轻了,当然,导盲犬和半身魂灵的事仍存在着,但那并不是他一个人能解决的,各国的祷并在亚洲金融市场交易时段尾盘出现快速回落师组织比他要急千万倍。

来到安明市的那些国外祷师基本全回去了,张振宇也从中解脱出来,轻松了不少。

不过老天爷并不希望顾七太过清闲。

当晚,周峰打来了:“米国有不少特工潜入华夏,只抓到了很小一部分,估计是针对你的,最近小心点,让张振宇和庞海跟着你吧,徐佩蓉仍由肖紫陇、郑洁和宋忠保护,那些米国佬不择手段,说不定会对她下手,蒋梦兰和樊青已经关起来了,谨慎看守着,放心。”

“好,我会注意,多谢。”顾七挂上,拿出支烟。

“怎么?”苗仪吃着罐头问道,罐头是顾七从三涯带回来的海鱼罐头,因为苏承恩有押送任务,他没办法带活的海鲜回来。

苗仪很大度的原谅他了。

“来了些米国人,我可能是他们的目标,报仇或绑架。”顾七抽着烟说道。

转化率也最好。

“还没死够?”苗仪冷笑了一声,又叹了口气:“看来这几天我又得呆你身旁了,你这家伙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不用,有张振宇他们,刘佳又要诅咒我了。”顾七听苗仪说,在他们呆在米国的那段时间,一直没打回来,刘佳亲手制做了几个巫毒娃娃……

“哈哈哈哈,你别说,她的手工艺还是很不错的。”苗仪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胡子上还粘着鸡肉沫。

“等月底徐佩蓉考完期末考,我们要去趟尼轰,你去不去?”顾七记得佐仓健二走后,苗仪情绪低落了一段时间。

“唔……”苗仪认真的思考起来:“听说那边海鲜不错,我也想尝尝樱肉……到时候你和刘佳说一声吧,如果她不一哭二闹三上吊,我去。”

“我会和她说。”顾七点了点头。

他没有想到,攻击会来得这么快。

…………

当晚睡下后,没过多久,他被冷“醒”了,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自己的卧室,而是一整座城市。

顾七站在一栋摩天大楼的顶楼,被风吹得站立不稳。

他看到了远处的海,看到了形状奇怪的音乐体验博物馆,看到了太空针塔。

这里是西雅图。

未完待续。

ps:感谢散光不足道的招财阵,感谢散光不足道和比利♂的鞭子,感谢散光不足道、月上山青和失心失语的打赏,感谢大家来喝酒的月票,多谢支持~~~



龙岩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晋城哪里有白癜风医院
经验宝妈在线解惑奶粉过敏
Tags:
友情链接
昆明物联网